南握瑜

【獒龙】鸟笼

甜!

墙纸:

年下。

+++

马龙下班回来。

张继科正在厨房煮面。

他在门口换鞋,张继科探头出来看他:“面煮好了,去洗手。”

马龙脱了外套,乖乖转去厕所洗手。

洗到一半回头跟张继科喊:“有你这么跟舅舅说话的吗?”

晚上吃饭的时候,俩人并肩坐在茶几和沙发夹缝的地板上。

张继科拿着遥控器,把电视调到cctv5。

电视里正在播足球比赛。

马龙看了眼说:“我要看财经新闻。”

张继科把遥控器丢给他:“那你换台。”

马龙换到cctv2,还有点诧异:“你怎么这么大方?一般小孩儿不是该大喊大叫大吵大闹的吗?”

张继科咬着筷子笑了笑:“谁让我喜欢你呢,我就想对你大方,就想让着你。”

马龙被呛了一下,咳得满脸通红:“靠,张继科,有你这么跟舅舅说话的吗。”

张继科说:“马龙,你说脏话了,我要跟我妈告你的状。”

马龙一愣。

张继科笑着说:“你亲我一下,亲我一下我就不说了。”

马龙笑喷,伸手把他推开:“你小心我替你妈揍你啊。”

结果俩人还是用张继科的手机又看了遍《美国队长》。

晚上张继科写完作业,跑来敲马龙的门。

马龙正在赶死线,一开门看到张继科倚着门框:“马龙,你还不睡觉?”

马龙说:“你作业写完了?写完了就赶紧睡觉。”

张继科说:“我睡不着,咱俩聊会天呗。”

马龙说:“我赶死线呢,没时间。”

张继科说:“我妈没跟你说过,要多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你这样忽视我,我很容易抽烟喝酒打架逃课赌博,堕落的一塌糊涂的。”

马龙头疼欲裂:“好吧好吧,你进来吧。”

张继科从他面前挤进屋,甩了拖鞋往床上一横。

马龙盘腿坐在床边地板上写论文。

张继科看着看着,从床上滑了下了,从背后抱着他,下巴放到马龙肩上。

马龙耸肩颠了颠:“最近长个子了啊?”

张继科说:“那是,毕竟是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说长起来就长起来了。”

他又说:“哎,你发现没有,我现在是不是比你还高一点了?”

马龙懒得理他。

张继科得瑟完了,忽然伸手戳了戳屏幕:“哎你这个字儿写错了,这句话是个病句。”

马龙回过头把那个字删掉重写。

张继科坚持:“这句话有问题,你不能这么写。”

马龙扭头看他一眼:“没见过高中生教大学老师写论文的。”

张继科说:“你不信我?我可是省中学生诗歌比赛一等奖,语文课代表。”

马龙哭笑不得,只好听他的话把那句删掉重写。

马龙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翻看文献。

张继科看了一阵,也看不懂,就跟他打岔:“马龙。”

马龙说:“干嘛?”

张继科说:“你是不是特喜欢我?”

他又连忙说:“我长得帅,成绩好,还会打乒乓球,会踢足球,喜欢我是不是倍有面子?”

马龙说:“我外甥长得帅,成绩好,会打乒乓球,能踢足球,还是省中学生诗歌比赛一等奖,确实倍有面子。”

张继科说:“你就是不敢认。”

马龙敲着电脑没吭声。

张继科抱着他:“你不认也没事,反正我特喜欢你。”

马龙用手肘顶他:“12点了,你明天还上不上学了?”

张继科放开他,爬回床上,往被子里一钻。

马龙说:“睡你那屋去。”

张继科翻了个身:“我回去你一会肯定又要开灯睡觉,多不环保。”

他自言自语:“马龙关灯一小时,地球节能一大步,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这是造福子孙万代的壮举。”

马龙说:“行了行了,知道你妈是环境学教授了,你赶紧睡觉吧。”

马龙18岁离家,来表姐任教的这所大学读书。

一路读到博后留校。

他和表姐在这里都没什么亲戚,往常年节走动的也十分频繁。

这学期开学表姐夫妇有个交流项目,要去欧洲半年。

一家三口正在讨论打电话叫老家的外公外婆来照顾他半年的时候。

张继科自己提议:“要不,我去小舅舅那住半年得了?”

开学前一周表姐夫妇送张继科过来。

请马龙去学校附近的青岛海鲜馆子吃了顿饭。

饭桌上姐夫举着酒杯说:“这小子不听话的时候,该骂就骂,该揍就揍。”

表姐打着圆场:“继科还是挺乖的,比一般的男孩都乖。”

马龙举着酒杯连连点头。

张继科一脸严肃地捏着筷子夹菜。

桌子下翘着脚有一下没一下地撞着马龙的小腿肚。

吃完饭,送走了表姐夫妇,马龙问张继科:“你这桌子底下踢人的毛病是跟谁学的?”

张继科说:“我那是踢人吗?我那是勾引你好吗。”

马龙笑喷:“你从哪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张继科说:“电影里都这么演,大家一个桌子吃饭,一对狗男女在桌子下面你来我去。”

马龙说:“你骂谁呢?”

张继科马上说:“马龙,我错了。”

马龙说:“有你这么直呼舅舅名字的吗?”

张继科说:“是没有。”

他俩并肩往回走。

张继科又说:“可我不想拿你当舅舅,我喜欢你,想跟你谈恋爱。”

马龙一愣,抬手呼噜了一下张继科的头毛:“你敢早恋,小心我告诉你妈。”

张继科说:“我不早恋。”

他说:“那你等等我,等我长大了,咱俩就不算早恋了。”



评论

热度(1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