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握瑜

【獒龙】我的男朋友死了(一发完)

哭晕

悔读南华:

*建议配合BGM苏打绿《我好想你》一起食用
*改编自一个泰国广告



我叫马龙。这是张继科,我的男朋友。
 
他刚刚死了。


我已经打开了他的微博88遍。


死亡其实非常平静。


除非你也死过男朋友,不然很难体会到这种感觉。


那种感觉就是……就是出奇的快。
 
他就是突然不见了。


我想他也许会想电影里一样,在书里夹着给我的信,或者留下一段视频什么的。


可是都没有。和电影里演的完全不一样。



之前我们一起趴在床上看电影,画面里男女主人公正在生离死别,我鼻子一酸,眼泪就要掉下来。
 
“哈哈哈,套路。”张继科突然咧嘴笑着说。
 
我瞪了他一眼,他显然没有注意到。


事实上,跟那个滚蛋混在一起,从一开始就和电影里演的完全不一样。


睡觉打呼噜,训练完一身臭汗还往人身上趴,有时在我洗完脸后他会突然把粘满了牙膏的嘴贴在我的脸上,留下一堆泡沫。


真是个非常讨厌的家伙。


平常训练站队张继科都站在我的左边,有一天他突然非要和别人换个位置,站我右边。
 
然后刘指导来训话,刚说完“今天要批评两个人”以后的“张”字还没出口,眼神从我身上经过,噗就笑出声来。我低头一看,原来张继科的黑T恤上用白字印着“小肥龙”,下面还有个大大的箭头指着我。
 
真是低级趣味。


还尤其特别爱那些愚蠢的玩笑。
 
比如趁我不在时用我的发胶偷偷把道哥全身的毛立起来,放在我放手办的柜子上。
 
比如把他偷拍我早晨刚起床蓬头垢面的照片发到我们队的微信群里。
 
他还给我留下了好多负担。
 
比如他的手机,以及他儿子。
 
他儿子就是道哥。


晚上我坐在床边上,道哥正在床上蹦来蹦去,我突然有点生气。
 
你知道最难以置信的是什么吗?


这个家伙居然不记得我们的七周年纪念日。



那天我正坐在桌子前打盹。
 
他突然悄没声息的走过来。“龙!”
 
我吓了一跳,抬起头。


他把自己的外套刷一下拉开。“看我的新T恤!”


又是一件荧光绿的短袖,上面还夸张的印着两个硕大的英文字母“UP”。


我不耐烦的揉了揉还有点迷糊的眼睛,盯着他的眼睛问:“昨天是什么日子?”


 “周……”


 “是我们的纪念日,”我打断他,“七年了。”


他无所适从的挠了挠头。“不……不是明天吗?”


我生气的拍着桌子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卧室走去。


他紧跟在后面追过来,一边想拉住我,一边喊我的名字。“龙!龙!”


我真的很烦,于是狠狠摔上了卧室的门,还反锁了两圈。


他还在外面不停的喊,还不依不饶的拍起了门。“龙!龙!你别锁门啊!你先让我进去!别生气了你!”


我心烦意乱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冲着门大吼了一声。“去死吧!”



我看着他的遗照。白色的衬衫,有点胡子拉碴的脸。


他真的算不上一个合格的恋人。


我们平常休息的时间非常少,一般放假我都会在家看看电影,擦擦手办什么。


但是他喜欢拉着我到处跑。


有一次他非得带我去看什么开满了莲花的池塘,说是别人都不知道的地方。


于是我们花了三个小时开车到了郊区一个不知名的河边,又花了一个小时找他所谓的莲花池。


最后在下游一片已经干涸几乎龟裂的泥土中找到了孤零零一个小小的荷花骨朵。


“这就是你说的莲花池?”


他只是挠了挠头,尴尬的笑了。


还有一次他带我回青岛。


我正在厨房里准备炒我最拿手的西红柿炒鸡蛋。


他突然拉着我出门,跑到了海岸边。


于是我俩就在岸边上坐着,一直坐到太阳落到看不见的海平面以下。


“这个时候的天空是最美的,”他突然慢悠悠的开口,“叫做香草色天空。”


……他觉得我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吗。


我只想回去炒完我的西红柿炒鸡蛋,然后就着它吃两碗饭。


我们俩还经常吵架。


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他从来不肯让步。


我们最后一次吵架,是因为我看见了他手机壁纸是一个女明星。我说,你既然这么喜欢她,干嘛不干脆和她在一起。


他皱眉说,这醋你都吃?人家都结婚了。


我问他,那你干嘛不拿我照片当壁纸。


他抬头认真的看了我一会,说,不好看。



尽管这样,我还是在他的葬礼上哭的天昏地暗。


是许昕把我抬回了家。


两天之后他又从酒吧把烂醉如泥的我送到医院。


过了几天又把绝食的我按在床上硬灌了一碗粥。


“你是想跟着老张一起去吗?”许昕坐在我床边上,质问我,“殉情啊?啊?”


我不想和他说话,转过身去把头闷在枕头里默默的流泪。


“你这样作践自己,我们都得跟着一起难受。你知道刘指导秦指导这几天多了多少白头发吗?”许昕拍着我的床头说,“你得好好活着,振作起来,老张肯定不想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


我有什么办法呢。


瑜伽,心理医生,短期修行我都试过。


只要一提到张继科,我还是会难过。晚上做梦,来来回回都是张继科在对我说话,看着我笑。


有时候眼泪自己掉下来了,我都不知道。


我只能把自己困在乒乓球上。


一天一天的训练,什么也不想,只有挥拍。


可是疲劳并没有改善我的睡眠,我开始失眠了。


于是晚上我躺在床上,不知道第多少次翻起张继科的微博。


不是那个几百万粉丝的微博,是只有熟人知道的小号。


我盯着张继科最后一条微博,那是他和我训练结束后的一张自拍。我们俩脸上都是汗珠,我还没来得及摆好表情,看起来有一点大小眼,他在旁边笑的露了一排牙。


这个笑容刺得我眼睛生疼,手指下意识往下一滑,翻到了评论区。


评论第一条是方博,他发了一张许昕翻白眼的表情包,然后下面就是两人的嘴仗。


再往下就是那些小队员了,他们的小号光看id我也分不清。


再往下……


等等。这个iJK455是谁?


我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继续往下翻张继科的微博。


为什么每条微博她都评论,而且张继科还回过她几次。


我点进那个人的主页翻了翻。


是个小姑娘,看起来头像就是她本人。我不认识,但是真的很漂亮。


张继科有时候连队员的评论都懒得回,为什么会回复她?


张继科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我盯着地板上趴着的道哥,沉默了很久。


手机!对了,张继科的手机在这里。


我赶紧拉开床头柜,把它拿出来,充上电。屏幕一下就亮了,原来没有关机。


可是有密码。


我又瘫倒在床上。我不知道张继科的密码。


可是……可是我好像看见过一次。就是我们吵架的那一次,我在他身后,正好看见他解锁。


我绞尽脑汁,只能回忆起他摁的最后三个字母好像是zjk。


0216zjk?我试着输入密码,手机震动了一下,显然不正确。


这个自恋的人,连锁屏壁纸都是自己的照片。于是我又试了一下455zjk,还是不正确。


我愣了一会,试探着输入了xienazjk。


我咬着牙,恨恨的想,如果这次解开了,我就去指着他的遗照大吵一架。


然而并没有,手机的反应仍然是短短一下震动。


这种感觉就好像,当你终于在无边黑暗中找到了一根蜡烛,身上却没有一根火柴可以点燃它,黑暗依旧是黑暗,只不过你会感到现在比找到蜡烛前更加绝望。



我睡意全无,于是踩了拖鞋到客厅去找吃的。


客厅的桌子上有一袋橘子,它两天之前就在这放着了,我不记得我还去买过橘子。


我坐在桌前,给自己剥了一个橘子,运气不好,有点酸。


好像是那天在楼道里碰见邻居奶奶,她看不过去我行尸走肉的样子,把手里拎着的一袋橘子硬塞进了我手里,又在我耳边絮絮叨叨好一阵劝。具体说了什么,我也不记得了。


这个奶奶是是青岛人,和张继科是老乡,特别喜欢张继科。


张继科上过一个综艺节目,奶奶看了以后每次见到张继科都要拍着他的胳膊,高兴的说“青岛大姨”那一段快把她乐坏了。


张继科每次都特别配合的情景再现一次,为博奶奶一笑。


“马龙哎张记壳。”


我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张继科熟悉的口音,和他说这句话时一脸褶子的笑。


马龙爱张继科……


马龙爱张继科?


我从兜里掏出了张继科的手机,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摁下去。


ml ai zjk。


解开了,桌面壁纸赫然显现在眼前。


我的大头照。一张脸占了整个屏幕,关键是我在睡觉,眼都没有睁,头发乱成一团,嘴巴也微微张开,还有一点胡茬。真庆幸嘴边没有口水流出来。


我迫不及待地点开微博,切到张继科的小号,找到那个iJK455。


果然两人的聊天记录有一大长串。


女生隔三差五地问张继科最近忙吗,张继科大多数的回答是在训练。


再往下翻,女生开始挑起了别的话题,张继科总是以打球去了来终止聊天。


再往下,女生问张继科:你出轨过吗。


张继科没有回复她。


紧接着她又问,今天打球累吗。


张继科回复:累。


然后两人互相道了晚安。


晚安你妹啊!我把手机狠狠摔在桌上,抱起手臂瞪了一眼屏幕。


过了五秒,我又把手机捡了回来。


我倒要看看这俩能折腾出什么幺蛾子。


果然,紧接着有一天上午,那个女生问张继科最近有空吗。


张继科回复了她:


我觉得这样是不对的。


以后别联系了。


我要跟我爱人求婚了。



求婚……


求婚?!


我赶紧看了一眼记录的时间。


是我们纪念日那天。


那天我就趴在这张桌子前的这张椅子上,一个人打盹。


张继科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猛的叫醒我。


“龙,看我的新T恤!”


他一把拉开自己的外套,露出里面荧光绿的短袖,上面印着两个硕大的英文字母“UP”。


UP。


我慢慢的抬起头,看向头顶的吊灯。


温暖的橘黄色光,是我当时自己选的。


灯罩内侧上贴着好几道透明胶带,一个暗红色的小盒子被粘在上面。


我站在椅子上把它摘下来,放在手里打开。


两个简单的银色的小圆环并排放在一起,闪着明亮的冰冷的光。



我向队里请了一个月的假。


先是去了张继科的墓地。


我站在他的碑前,把左手张开举到胸前晃了晃,无名指间闪着光。


“戒指很好看,我很喜欢,就先收下了。”


然后我开了三个小时的车到了郊区,找到了那片没人知道的“莲花池”。


从前干涸的土地已经有了水,那枝孤零零的荷花骨朵已经长得很高。


“它开花了。”我说。


然后我拿出手机,和它拍了一张合影。


最后我去了青岛。


我找到了当初他带我去过的海岸边,一个人在那坐了一整天。


太阳落到了海平面以下,整片天空变成了浅浅的橘红色,点缀着几片粉色的云,就像油画一样。


“你的香草色天空很好看。”我说。


如果能像上次一样躺在你腿上和你一起看就更好了。


张继科。


我想你。

评论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