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握瑜

森林(1)

码字员073:

 ————————————————————————————————


从大学二年级脱胎换骨、或说彻底堕落成大三学长之后,方博盯上了一个新入校的学妹校花。


可校花不喜欢他,校花喜欢张继科。


但是这阻止不了方博依旧坚持不懈地勾搭校花,给人家每条微博点赞,把许昕继科儿他们恶心的不行,聊骚,聊骚,聊骚就罢了,方博竟一点儿不觉得自己喜欢的妹子喜欢继科儿有什么不好,他还能借着张继科的名义聊骚校花。继科说了,贱崩。贱崩也阻止不了他要把到校花的道路。方博也说了,继科儿好用。拿继科儿做开场白跟校花聊天能聊一下午。寝室其他三位很是不屑,马龙彼时已经是学生会一把手,奶皮奶相下一肚子高深莫测,方博就问他,你给支个招儿呗。


马龙说你约继科儿一起玩儿么,再拿继科儿这大钩钓校花。


方博觉得有道理,立刻约了继科看电影,再约校花一起。校花说来就来一个磕绊都不打。


而事实证明马龙其实根本就是被方博烦得不行,在想方设法帮方博看清现实,但方博就是看不清。“还嫌许昕瞎,咋想的。”张继科接到方博的邀约之后,很是不满,一怒之下带上了许昕。


 


方博追校花追得傻不拉几地还老拖继科儿下水这事儿,许昕不置可否也从未显露出什么不满,但是跟着张继科一起打碎方博的白日梦还是一件挺刺激的事儿。四个人在电影院碰了头,方博美滋滋地自掏腰包买了四张电影票——然后校花就坐到继科儿旁边去了,还是最边儿,方博再怎么使眼色张继科都不动如山。


最后一脸委屈的方博只能和许昕坐。


许昕一脸你活该的大爷模样。


 


这么一场闹剧很快就结束于校花跟继科儿表白,继科拒绝。


 


方博觉得自己失恋了,伤心地翻来覆去两三天,搞得张继科都有点儿不好意思,说你到底怎么样能舒服点儿,说出来哥几个帮帮你。校体育部长张继科,正值青春年少生长得如火如荼,单是立在旁边都一股少年英气,仿佛一大把青春呼啦飞过吹得方博简直眼睛疼。


姑娘们净喜欢这种花花壳儿!方博愤怒地想,觉得自己在宿舍里地位太低,马龙是学生会主席,张继科是体育部长,连许昕都是社联活动部的部长。没天理,自己一介草民,喜欢个妹子都被强权们横刀夺爱。


“我喜欢的妹子喜欢你,让我觉得我很没地位。”方博不愧是一个标准的神经病,“现在只有你再喜欢我,才能让我觉得我在精神上高过你也高过那个妹子。才能挽救我的自尊心。”


张继科一听乐了,踢踢在旁边儿打游戏打得不亦乐乎的许昕,“听见没,这人要站爱情金字塔顶尖儿呢。”许昕“啊?”了一声,张继科开始给方博加料,“就三层金字塔多没劲,再加个,我喜欢许昕,许昕再喜欢你,这就四层了,你最高。”突然宿管的阿姨从门口走过去了,张继科指着过去了的宿管阿姨就又开始加人,“我喜欢宿管阿姨,阿姨再喜欢许昕,许昕再喜欢你,五层了,猛不猛,你站在最顶尖。”


“猛!”方博一下眼睛发亮,完全不在意这个漏洞百出的漆黑脑洞,“许昕得喜欢我!”说着就跳起来去摇沉迷于游戏的许昕,“听见没!”


张继科叹着气使劲摇头。


 


许昕觉得方博可能是被失恋搞傻了,不想让他如此堕落,就开始带着方博在路上物色其他女孩儿。说你看这个也挺好么,那个也挺好么,你不能就吊死在一棵树上对不对。


方博说我这人就是吊死在一棵树上的痴情种。


许昕怼他,“这是孬种,你个傻逼。”


 


没过多久许昕就意识到在街上瞎物色是没有意义的,堂堂一个大学生,怎么能总把心思放在泡妹上呢?许昕告诉方博,不要老想着情情爱爱的,要做社会主义优秀的接班人,做点儿正事。于是他就强行把方博弄到自己组织里干活儿,其实就是拉方博做苦力,方博没办法只能跟着一群学弟们跑前跑后,还得被许昕管。组里的学弟学妹们都觉得方博挺好玩儿,出去玩儿也带方博。但是学弟们不带许昕,官阶差异让孩子们对许昕敬而远之,许昕不仅学长还是部长,死活不带着上司一起。


所以方博被学弟们薅出去喝酒唱歌儿打扑克的时候,许昕都有点儿不满,到底是不满自己的部员们还是不满方博儿,许昕说不上来。后来有次方博喝多了,学弟们不知道他跟学生会主席、体部部长还有自己的部长一个寝室,把方博寝室门一打开,三双眼睛虎视眈眈盯着他们。


学弟们瞬间痿。


许昕把方博儿接过来,交给马龙,转头给学弟们说,“明天你们几个去经管院搬桌子,搬完了下午去给宣传部搭展台,听见了吗?”


学弟们应着听见了听见了飞速跑远。


 


后来一直带着许昕做比赛和活动的社联常委邱贻可也认识了方博。


老邱每天不务正业,带着方博上天入地,今天去看球赛,明天去喝酒。邱贻可拍拍方博肩膀,“以后有什么事儿,邱哥罩你。”


这下好了,方博有人撑腰了,之前一打牌就输,输了一赖皮就被人追着揍的方博,第一次在被追着跑得时候大喊邱师哥,邱哥叼着烟就过来救他了。


 


而许昕也想约方博儿玩儿,但是方博儿已经业务繁忙的今天跟这个学弟出去,明天那个学弟出去,后天还要跟老邱出去。根本顾不上许昕,只有喝多了和要考试的时候才能想起来他。许昕大半夜地给方博打电话,“干嘛呢还不回来?”对面轰隆隆地响,方博在一片吵杂里嚷嚷,“唱歌儿呢唱歌儿呢!我晚点儿回去死不了哈!”


许昕在这边儿皱眉头,“你天天这么熬夜也不怕秃头!”


那边儿愤愤,“你才秃头呢!”


 


继科说,你别犯傻了,把你那点儿心疼给个用得上的人成么,你给方博儿,可拉倒吧。


 


方博大概是一周多之后才发现许昕也不跟他玩儿了,不仅不跟他玩儿,人都找不到,微信过去说一起吃午饭,对面简单利落俩字,“没空”,回绝了方博所有的邀约。而且许昕晚上也不回寝室了。整个寝室里马龙要实习,早前就搬出去了,继科要比赛,三四个月都不在学校。


就特么方博一个人在寝室里。


本来每次房间里就他跟许昕在,晚上一回来方博就在许昕的柜子里摸东西吃,捣乱许昕打游戏,再被许昕一顿K,他觉得自己过得挺好的。结果连着几天回来都没见到许昕,问马龙,马龙说得了吧我上次见许昕还是两个月之前的专业课。


问继科,继科儿说得了吧我明天早上还要打联赛呢。


 


方博儿就拿着电话一个人坐在床上给许昕发微信。


"你为啥不接电话。"


握着手机好几个小时都没人回,方博儿愤愤自个儿洗了个澡,想拉开许昕的柜子翻吃的,发现柜子上了锁,脑壳就当机了。


方博儿又苦着脸躺回床上,给许昕发微信,“你柜子为啥上锁”


发出去又觉得丢人,立刻撤回了。


他又从床上坐起来,觉得肚子好饿,那个时候他脑子里蹦出来一个词儿,“守活寡”,一蹦出来就哐叽自己拿脑袋磕了一下床板儿。饿傻了吧!他爬起来翻了一下自己柜子,一点儿吃的都没有。


哼,许昕柜子里肯定有巧克力有香肠儿有饼干有虾条儿薯片儿还有可口可乐。


 


事实上许昕柜子里啥都没有。就啥都没有,本来有吃的的时候他还想着方博儿会来拿吃的,但是柜子空了之后,他也不在寝室里呆,柜子里有他的单反什么的,他就把柜子锁起来了。


 


彼时许昕在跟一群人参加数学建模比赛,大半夜的还在讨论,根本顾不上看手机,但一看,就知道方博儿是饿了。


许昕第二天早上回方博说,“柜子里没吃的了,饿了自己买去。”


 


隔了一天许昕还是没回来,方博从苦着脸变成扁着嘴,独守空房,真是寂寞,也不知道咋了连学弟们都不约他出去玩儿了。他倒在床上继续微信许昕,“你干啥呢为啥一直不回寝室啊”


“是不是跟哪个妹子在宾馆呢”


“是不是我们部里那个齐刘海儿?”


“还是那个马尾辫儿”


 


许昕隔了十多分钟才回他,“你是想爷了还是怎么的,这么婆妈”


很快另一条又来了,“我数学建模比赛,最近没空回来”


方博一看许昕比赛呢,想着之前苦力活儿就带上他,现在脑力活儿就不带他了,微信过去,“比赛为什么不带我!”


许昕过了好半天才回,是怼他的,“就你那脑子,别丢人了”


方博咂下嘴,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又摸了摸自己脑袋,皱着眉头想怼回去,半天又不知道该怼什么,又过了好一会儿才愤愤不平地怼,“你也没聪明到哪儿去!”


这次许昕没回他了。


方博在床上翻腾,有点儿气愤,马龙当学生会主席又不能带上他,继科儿比赛也不能带上他,许昕你比赛带上我又能怎么样么!整个寝室里就我一个人!


这么想着方博从自己的床上一个横跨就跳到了和他并在同一面墙的许昕的床,他拉扯开许昕的被子,开始在许昕的床上瞎滚。滚了一会儿,方博发现自己的报复行为实在都没啥意义。


 


第二天一睁眼,方博儿还在许昕床上,而且已经中午了。他爬下床踢踏上拖鞋,就看到自己桌上堆了一堆小零食,什么饼干虾条薯片锅巴的,还有三板娃哈哈,下面压着个条,写着,“傻逼别噎死了”。


 


“你才傻逼呢下次见到你拿娃哈哈喷死你!”方博发给许昕的微信。


 


连着几天都得到投喂的方博发现每天许昕会在早上6点半的时候回来冲个澡,就又走了。


方博难能可贵的给自己定了一个6点的闹铃儿,想把“用娃哈哈喷死许昕”这个想法付诸于现实,结果还是睡过了,一睁眼又10点多。再一回头,桌上竟然有一盒小笼包。


方博安心吃了小笼包,微信过去,“买小笼包你不买醋”。


“就你特么事儿多,”许昕这次回得可快。


第二天再醒过来的时候,小笼包外面围了圈毛巾给捂着热,醋有了,连辣椒都有一小包。


“不错,”方博叼着包子在宿舍里跷二郎腿,给许昕发微信,“进步很大。”


 


大三快结束的时候方博觉得自己一个人在宿舍特百无聊赖,虽然身边人都跑着实习跑着比赛,可他还是不怎么知道自己该从哪儿下手。他在撸串儿的摊儿上缠邱哥,问能不能也带着他做做比赛啥的,他觉得许昕马龙他们一天到晚都活的可高端了,自己跟个废物一样。


邱哥说成啊你来我实验室呗。


于是方博开始跑到邱哥的实验室去打杂,其实他啥都不会,还硬要穿邱哥的白大褂自拍,拍完了发到朋友圈,说自己是个有志青年。


许昕看见了,在他的照片下回他,“幼稚。”


方博回,“好意思说我,拿娃哈哈喷死你。”


 


于是日子过得不咸不淡,方博每天在实验室里装模作样地跟着邱哥前前后后,偶尔路上看到了学弟,刚一打招呼,身后的邱贻可一冒出来,学弟们哗哗地都跑了。听说邱贻可是校园内的一个传说——各种传说,什么被开除过,什么又被保送回来,什么打架,打群架,一方老大,还有—— 


听说邱哥之前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方博很想八卦他,可是邱哥不说,又说自己转移目标了。


邱哥说,人可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早晚都得逼自己换个人。


方博儿说你换成谁了?


邱哥说你猜,猜对了晚上送你回寝室,猜不对就一直喝。


然后方博儿就猜嘛,那个小姑娘?不对,那就上次那个?也不对,哦那就是组里那个?实验室那个?大四的那个?……


 


后来许昕回宿舍的时候就看到宿舍门口的马路牙子上坐着两个人,一个靠着另一个肩膀睡得一脸奶像,另一个叼着烟,也没抽,就只是叼着,看见他了轻微抬手示意了一下。


 


许昕其实老远就看见了,以为是什么看星星的小情侣。


然后他就看到他邱哥麻着半个膀子,起身把方博捞住,许昕沉默地搭了把手,邱哥小声说,“喝多了,他门卡又找不到,本来想带他去我寝室睡,可他就不肯,说你早上要给他带包子啥的,可固执了。”紧着邱哥似乎挺惊讶地说,“你怎么夜里四点多了才回来,天都要亮了。”


许昕说不上来自己什么感觉,木着脸看邱贻可捞着方博,方博儿的脑袋还搭在邱贻可脖子边。


“我比赛前期讨论呢,过两天就不这么日夜颠倒了,”完了憋了半天又加了一句,“你还真就任着他在门口等啊…?”


邱贻可看了他一会儿,说,“你还不是凌晨4点跑回来给他带包子?”


——————————————————————————————


TBC



评论

热度(1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