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握瑜

【獒龙獒】26字母微小说

富强和谐民主公正:

我们不要abandon,要achieve!accomplish!amazing!


各种小段子堆积,设定完全不统一,有些XJB搞的设定,有OOC,惯例互攻世界观


祝大家学英语快乐


——————————————————————


Asleep


张继科半夜嗓子干得醒了过来,才想起睡前忘了给加湿器加水。他咳了一声,睁开眼睛,看见马龙蜷在他身边睡着,被子也没盖好,一身的酒气。他不知道马龙是几点回来的。马龙当了教练后忙得不像话,除了训练还有数不清的应酬。他不常向张继科诉苦,但张继科知道他心里重重葛藤,笑的都比以前少了,睡着的时候也微微拧着眉头。


张继科下床喝了水,重新开了加湿器,然后回到床上帮马龙掖了掖被子。马龙睡梦里哼哼了一声,脸往被子里拱了一下。张继科微笑了一下,低头轻轻吻了一下他白皙的脖颈。




Bench


他们在长凳上来了一发




Car


他们在车里来了一发




Doggy style


马龙最喜欢的姿势,他没和张继科说过,不过张继科也知道就是了。




Energy supply


“嘘,嘘,让我抱会儿宝贝儿。”张律师说:“我太累了。”


马律师被堵在了双子星事务所非诉组的茶水间里。马律师手里还端着咖啡,这会儿只能小心翼翼直直伸着手臂防着咖啡洒出来,任由张律师搂着他在他脖子上拱来拱去。


“你太累了抱我干什么。”他低声嘟哝。


张律师说:“用爱发电。”


“差不多得了,过会儿有人进来了。”


“我把门反锁了。”


话音刚落外面有人咚咚敲门,是许律师扯着嗓门喊:“开门!我要喝咖啡!张继科你要脸不要了!”




F*ck


嘿嘿嘿




Golf


马教头陪着张总去打高尔夫。他自己前两天给队员训练的时候不小心崴了脚,这会儿只能坐在那,看着张继科得意洋洋地挥杆然后回头朝他炫耀。


明明俩人年轻的时候他才是玩儿的好的那个。


哎刘家大姑娘又拿高尔夫分站冠军了,该买个什么礼物给她祝贺一下。也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姑娘喜欢什么。


马龙发着呆想东想西,目光倒一直黏在绿草地上那个荧光粉色的身影上。




H


嘿嘿嘿




Inside


张继科的脸孔锋利,肌肉精实,大腿捏起来像岩石一样硬。


可是他的身体里面温暖潮湿又柔软。马龙抱着他满足地想,这只有自己才知道。




Joke


张继科天天抱着手机刷来刷去,脑子里储备了好多好多的笑话,特别是那种适合在床上讲的。


有的马龙听了没什么反应。


有的马龙听了会给面子地哈哈一下。


有的马龙听了会生气,一脚想把他踢下床——当然踢不动。


张继科最喜欢的是最后一种,马龙听了会笑,耳尖子有点红,轻轻扇他一下骂他:“赶紧滚蛋吧你!”




Kid


马龙觉得自己在做梦。


他和张继科不用打循环,但也每天去球馆训练和看其他人的比赛。


这天早上他去练完了体能,换了件衣服去球馆,路上还琢磨着怎么没在陈洋那碰到张继科。球馆里人头涌动的,本来该在训练比赛的队员们都挤在一处。许昕戴着眼镜,这会儿一眼就看见了马龙,伸长胳膊招呼他:“师哥师哥,快过来看老张!啊不对,小张!”


马龙疑惑地放下球包走过去,队员们自动给他让出位置来。中间站着个小男孩,还没有球桌高,脸蛋胖嘟嘟的,撇着的眉毛和耷拉眼怎么看怎么眼熟。


马龙心思飞快转了转,顿时一口气堵了上来,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侧头问许昕:“继科儿呢?还有孩子的妈妈呢?”


许昕笑嘻嘻地对小男孩说:“小朋友,你再告诉这个哥哥一次你叫什么名字,几岁啦?”


小男孩大声说:“我叫张继科!”想了想又伸出四个指头:“三岁了!”


樊振东吭哧吭哧憋着笑用手机录像,一边伸出另一只手去扳下他一个手指:“三岁!”


马龙觉得一阵晕眩:“这……是继科儿?为什么你们一点都不吃惊?马上要比赛了啊!刘指导呢谁去叫刘指导!还有队医!”


许昕说:“师哥前两天开大会你是不是开小差了,这个星期是世界变回小孩周啊,我们都会轮流变成小孩的。”


“只是没想到是从科哥开始。”周雨点头:“我还以为肯定是小胖先变。”


听着一群队员习以为常地讨论这么超越常识的事情,马龙的头又开始痛起来。可能他今天起床的姿势不对,他想,他要回去再睡一觉。




Luminous


停电了。


黑暗里只借着窗外的路灯,马龙的皮肤白得像在发光。张继科琢磨着怎么能显得不那么突兀地上手摸一摸的时候,马龙突然高兴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继科儿。”他说:“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拆我新买的钢铁侠模型?胸口会发光的!”




Murmur


张影帝走进化妆间的时候,隐约听见身后片场工作人员低语的片段,八卦里似乎是他的名字。


大概早上坐马龙的车来片场被谁看见了。张继科暗暗叹口气,可是他真没被包养啊,他和马总真是旧识是发小啊,这可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Nomination


马龙带队去国外比赛,赢了奖杯回来之余,还给张继科带了个奖杯。


在电影主题公园的礼品店买的,粗制滥造的小金人底座上刻了几个词。


Best Boyfriend of the Year.


“就这礼物?”张总不满地说。


“这只是提名奖。”马教练一边整理行李一边说:“继续努力一年,看看明年能不能拿个正式的奖。”


比如Best Husband什么的。




O-zone depletion


张总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上世界气候大会的新闻。


马教练不耐烦地夹了块茄子扔他碗里:“赶紧吃饭吧你,臭氧空洞和你有关系吗?”




Pet


道哥:“汪汪汪。”


马教练问:“他什么意思?”


张总说:“道哥觉得自己剪完毛真漂亮。”




Question


张继科把马龙抱在自己身上搂住,问:“爽不爽?”


马龙懒洋洋趴在他胸口上,先是点点头“嗯”一声,然后又说:“但体力退步了吧。下星期每天早上和我们小队员去练练体能之后再去工作如何?”


张继科长叹了一声:“好吧。”




Radar


许律师发现多年下来,自己身上长出了探测周围秀恩爱指数的雷达,只适用于马龙和张继科。


比如现在他手里拿着刚修改过一次的收购协议准备去问问马律师的意见,隔着六米发现马龙办公室的门关着,他就原地向后转,吹着口哨走开了。




Sexual harassment


杀青宴上张影帝挂在马总脖子上接受同剧组年轻演员的敬酒。他终于趁着今天向大家解释了马龙是他的发小,还拿出两人小时候的合照到处秀,力证他们不是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于是误会解除,大家都高兴得很。张影帝本来就是光怪陆离的圈子里的一股清流,他被男金主包养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这会儿张影帝实在有点喝多了,要从马总脖子上往下出溜。马龙揽住他的腰往上提一提,让他在自己身上挂好了,顺手捏了一下他的大腿。


张继科低低地笑,热气都吐在马龙耳边,轻声说:“马总,性骚扰啊?”


马龙说:“昂。”


他们的确不是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而是正经谈恋爱的关系,这点就不用向大家解释啦。




Tailor


马龙从爷爷手里继承了城中最有名的订做西服的铺子。


他接待的客人也很少。


今天上门的是少见的第一次来的客人,是个老熟客介绍来的。马龙帮他量尺寸,突然觉得心跳有点快。


他把皮软尺绕在客人的脖子上量颈围的时候,那位客人突然用很低沉的声音说:“马师傅,您的手指真好看。”




Underwear


今天是黑白灰,还是荧光色?




Vanilla


“我不喜欢这个味儿,娘们唧唧的。”马先生嫌弃地把张先生新买的套扔到了一边。




Whisper


(某种奇怪的年下设定)


张继科沉默地跟在马龙身边,看着他稳重自如地在衣香鬓影里穿梭,恭敬地和前辈请安,哈哈笑着和同辈聊天,灌下两杯威士忌,和女性交谈时礼貌又亲昵。头顶水晶灯揉碎的光都盛在他眼睛里,完美得叫张继科生气,只想立刻把他那个笑容撕碎。


“龙哥。”他叫了一声。


马龙侧过头看他。


他把嘴唇凑到马龙耳边,用气声说:“这儿好闷,我想出去走走。”


马龙点点头:“去吧。”


“你陪我去。”张继科脸上表情挺严肃,外人看来他大概在和马龙低声商量什么正事:“我想和你做,在花园里。”


马龙的表情没变,只是耳廓略微红了。


有人端着酒杯来敬酒,马龙和他喝了一杯,在那人接着攀谈的时候抱歉地摇摇手说:“我有点急事,得出去回个电话,待会再聊。”


然后他往宴会厅外面走。张继科低头微笑了一下,跟在了他后面。




Xin Xu


张继科坐在休息室的角落里玩手机,看着房间另一头沙发上许昕和马龙挤在一起,许昕在给马龙看手机上什么好玩的东西,两个人叽叽咯咯笑成一团,像两个高中女生。


张继科面无表情,飞快地戳开了微信里姚彦的聊天窗口,飞快地打字:“你家大蟒搞外遇了!”




Yan Yao


姚彦收到张继科的微信的时候正准备要上课。她皱起眉,给许昕发了条微信:“你干嘛呢?”


那头许昕很快回了信息,显然手机就在手上:“我和龙哥一起看微博呢,怎么了?”


姚彦回复:“没什么,就是想你了。上课啦。”


然后她放下手机骂了一句:“张继科这傻狗。”




Zhendong Fan


“我不玩这个。”



评论

热度(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