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握瑜

南方南方

哈哈哈哈哈哈哈

畈步冽:

校园AU

关于帮会

晨会后,小卖部门口,四人,一人一手三明治。沙拉味。
“你们这帮派几个人?”
“现在四个,准确来说是五个。”
“还有一个谁?”
“你说玘哥啊…”
张继科咬一大口三明治,声音含含糊糊
“刚进去,一时半会回不来。”
刚进去?去哪里?是我想的那个进去吗?马龙咬着三明治震惊的收不回气。
张继科拿手肘顶顶许昕胳膊,
“我上回还去看他了,哎哟,一身花花绿绿,没一块干净的,啧啧,真惨……”
许昕吃完了三明治,把包装纸揉成一个球投进垃圾桶。
“那是他自己选的路,跪着都得走完,是吧。”
选的路?什么路?杀人放火?抢劫越货?为爱走钢索?
马龙一口气吸光了牛奶。
“可是玘哥好勇敢,那可是条不归路。”
方博说道。

不归路!!!!
马龙一口奶喷了出来,溅了对面的张继科一身。
“干什么你,几岁了你还吐奶??”
马龙忙着掏纸巾扔瓶子,心想这磕碜的人生,多么失败,咋一来就惹上一群不好惹的。

从此马龙磕磕绊绊,心惊胆战。
他认真听课,按时完成作业,绝不多说一个字。但是许昕闲不住,时常转过来跟他说话。
“来来来把你手给我。”
“干嘛?”
“入了我们帮会,我给你画个帮徽。”
马龙一想起那两把斧头,起一身鸡皮疙瘩,
“不不不,被我爸看到能打死我。”
“画里边又没人看。”
“不画不画。”
马龙把两手交叉夹腋下,直摇头。
“那行吧。”
许昕无奈的把笔收回来,拿出了物理作业开始埋头写。

马龙禁不住好奇,又凑了上去,
“我说许昕,你们帮派平时干啥啊。”
“是我们帮派,”
许昕抬头一扶镜框严肃的矫正他。
“成员们在学习上互相帮助,生活上互相督促,实现共同的进步。”
马龙心想,山口组还济赈救灾呢,还不一样是黑帮。

“……除了这些呢?”
“主要活动有斗地主,打惯蛋,阿鲁巴,你来了还能开一局麻将。”
“我不打麻将,谢谢。”
许昕写完了物理,拿笔一敲隔壁方博后脑勺,边上立马飞来一本语文作业本,许昕又把自己的物理作业本扔过去,紧接着非常大方敞亮的拿出自己的语文开始抄。
“这是学习上的帮助??”
许昕脸不红气不喘回,
“是啊。”


体育课上,方博带球过人又撞死在了许昕这棵大树上。他气的把球一扔就走,在马龙身边坐下,抓起矿泉水咕噜噜的喉咙里倒。
“妈了个巴子,长那么高,迟早把他锯锯掉。”
马龙拿出纸巾递给他。
“都是同帮生,相煎何太急。”
“哼。”
气头上的方博很倔强。

马龙又在方博这里探究,
“这个帮,具体做啥啊?”
方博眯着眼看前方许昕的大脑袋,狠狠的说,
“惩奸扬善,除暴安良。”
“………比如说?”
“平定四方暴乱,守护八方平安,维护十八中地区治安。”
忘了说,方博是他们班的语文课代表。
马龙心道,我靠,了不得,这侠义气概,简直凡尘中的如来,俗世中的马丁路德金。

一直到下午放学,他路过学校后门的小路,看见几个社会青年围堵初中部的几个小孩,刚想上去理论,竟觉得耳边一阵风刮过,转身见方博抓着块板砖急汹汹的冲上去,边跑边喊,
“你们干干干干干干什么?”

然后他眼睁睁看见方博被劫了二十块钱。
马龙:??????



又是周三下午课外活动课,天台上,四人坐四方。
“最近什么问题?”
张继科坐庄,依然立领子,拉链拉到最上方。
“二班的胖子又偷我们班菊花茶。”
“呵,鸡巴。”
张继科点根烟冷哼到,
“上个星期冬瓜茶都没喝够,又来偷菊花茶?”

他们学校午饭给校外快餐公司承包了,天天中午外送过来派发,一人一盒饭菜一盒饮料,成本有限,发的都是些菊花茶冬瓜茶之类淡而无味的玩意,许昕他们三班女生多男生少,都不爱喝这些,成箱成箱堆在后边,二班男生多女生少,酷爱打篮球,水不够喝,天天趁眼保健操时间钻三班后门偷饮料。

“你说怎么办吧?”
“抓过来,阿他。”
张继科两手夹烟,发号施令。
“这世上没什么事是一次阿鲁巴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阿两次。”
“这玩意到底有什么好玩的?”
马龙忍不住吐槽。
张继科转头看他,一把烟喷在他脸上。
“你质疑我。许昕,阿他。”
张继科挥挥手,马龙站起来就跑。
没跑两下就被张继科抓着衣领拉回来,

“今天不玩阿鲁巴,我研究出了新玩意。”
“啥?”
“你们看着啊。”
张继科叼着烟,伸出手,
“马龙,我们握个手。”
马龙连连退后,
“你干嘛?”
“你别问,我们握个手。不握我就阿你。”
马龙忐忐忑忑的把手伸出去,张继科擦过他的手,迅速的把他的校服袖子拉出来,
“我靠,你干什么??”
马龙伸另一只手去拽,说时迟那时快,眨眼间张继科把他另一只袖子也抽出来,两只袖子合拢打了一个死结,又快速的把马龙的拉链拉到最顶。
整个过程不过十秒,马龙被捆的动弹不得。

“卧槽,科哥,你牛逼!”
许昕伸出大拇指,方博也在一边叫好。只有马龙在边上翻白眼。
张继科得意洋洋,
“怎么样,都学会了吗?”

马龙不知道全世界的高中男生是不是都这么幼稚,反正他不是。

闹也闹够了,张继科凑上去给马龙松绑,他们之间有点身高差,他得低着点头。张继科呼吸间全是烟味,给马龙熏的,辣眼睛。
刚松开一个结,张继科口袋里的手机就震了,
“喂?”
“玘哥啊,你要回来?这时间不还没到么?”
“甭惦记我们,来新人了,够凑一桌麻将。”
“诶,好,白白。”
张继科收了手机,对着许昕嘿嘿笑,
“玘哥逃出来打游戏,惦记咱,想回来看看。”
许昕还没发声,马龙就叫出来了,
“他越狱了????”

刚说完,马龙就见对面三人看着他。
“他他他不是进号子里,又逃了出来么??”
张继科不作声,像盯傻子的一样看他,方博幽幽的说,
“玘哥是高三美术集训去了。”
………………


又是一日,马龙睡前写日记,他写道,这一切到底是什么鸡巴玩意儿???



评论

热度(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