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握瑜

【獒龙】纯情房东俏房客

希斯忘了他是谁:


AU,OOC,画风清奇,请戳



1


张继科最近有些烦恼。


他通过中介成功签订了一份租赁合同,三环附近,交通便利,租金合理,最重要的是房东马龙人很好。当初在电话里联系时感觉声线柔和、鼻音粘腻,听着就软软的好相处,后来合租接触起来也果真如此。


按理说这些事儿凑一起应该值得高兴,可事实相反,他内心有些止不住的忧郁。


因为马龙不再让他帮忙洗衣服。


倒也没有挑明,只是每天早上醒来去卫生间,衣篓里都看不见马龙的衣物。张继科往阳台一瞟,白色的四角裤衩在风中自信地飘荡。


张继科很委屈:“你不相信我?”


马龙:“……”


张继科:“我洗衣服真的超干净。”


马龙:“……”


张继科:“就差给奥妙代言了。”


马龙勉强安慰道:“你会有机会的。”


2


张继科合租的这个房子三室一厅。马龙睡主卧,张继科睡客卧,剩余一间在装修时被打成了书房,两面墙边各摆一个几乎顶到天花板的实木柜,一边放书,一边放手办,彻底满足了马龙的业务爱好。


日常生活中,马龙比较不拘小节,他保留着二十多岁成年男性独居的特点,除去书房,其他地方都收拾的很随意——是那种在乱七八糟的东西堆里摸索两遍就能立刻找到想要的“随意”。


导致张继科刚来的时候不太习惯。


他有点天生的洁癖,不然也不会一天洗三四次澡、洗完澡接着洗衣服、衣服晾干了赶紧叠好,数不清的闲暇时光平白无故浪费在这些事情上。


马龙第一次了解他的毛病时惊得目瞪口呆,习惯后难免自惭形秽,觉得自己相比之下根本是东北糙汉——直到同居一个月以后,眼睁睁看着张继科面色淡定地套上自己的棉T。


张继科:“怎么了?”


马龙提醒道:“你、你好像穿错了……”


张继科毫不介意:“谁叫我们衣服是同款。”


马龙又问:“你不嫌弃吗?”


张继科扬唇一笑:“我们山东大汉从不讲究!”


3


可是尺码好像不同啊。


马龙看着肩膀处绷得紧紧的衣料线条,想了想还是选择默许——大不了下次穿他的赚回来。


4


合租比大学的宿舍生活更加复杂,讲究缘分和默契。柴米油盐轮流准备,饭菜洗漱需要安排,习惯脾性有待磨合。两个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生活起来莫名有几分过日子的味道。


真要算搭伙过日子,张继科对马龙是十分满意。


他们相投之处数不胜数。


比如都爱听歌,可惜家里只有一台无线蓝牙音箱。马龙作为周杰伦的铁杆迷弟,日常霸占它用来循环播放新旧专辑。张继科被洗脑的很成功,平时洗刷刷的时候都不自觉哼出两句“故事的小黄花从出生那年就飘着”。


他洋洋得意:“我唱得怎么样?”


马龙点头:“挺好的。”


张继科得寸进尺地问:“和原唱比呢?”


马龙给了他一个“你懂的”眼神。


张继科:“……”


5


晚上张继科也做了个噩梦。


梦到周杰伦站在舞台中心聚光灯下举着话筒唱歌,马龙突然冲上去大喊我爱你!


周杰伦问:我和张继科谁更帅?


马龙继续喊:是你!肯定是你!


周杰伦邪魅狂狷一笑:哎呦~不错哦~


6


张继科刷地惊醒,背后冒出一身冷汗。把周杰伦的名字含在唇齿恨恨地念了两遍才解气。他翻个身打算继续入睡,结果手一搭到旁边的被褥,蓦地发觉触感有几分不对劲。


他不敢置信地又小心摸一遍,总算确认无误,


马龙居然不知不觉在半夜爬上自己的床!


原来你是这种房东——张继科的心里一瞬间掀起惊涛骇浪,起初是不可置信,然后是复杂的、混合的欣喜和恍然大悟。他身体僵硬,眼睛睁大,在漆黑的夜色里直勾勾盯向天花板。心里五味杂陈,一会儿开心,一会儿心塞,一会儿纠结,一会儿兴奋。


好烦,马龙怎么这么喜欢我?


他是不是每天晚上都偷偷来睡我?


难怪房租这么低,果然是我太有魅力。


时间在他丰富的内心戏中渐渐溜走。天快亮了,张继科仍然毫无睡意,他小心翼翼地把被子盖在马龙身上,悄悄起床。因为实在克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抖着手点了根烟,叼在嘴里吸了两口,吐出一个轻飘的烟圈。


这样会不会显得被睡过以后很哀怨?


他醒来知道我发现了直接表白怎么办?


——不承认周杰伦没我帅,我是不会同意的。


张继科摸了摸自己保三争一的帅气脸庞,想到马龙曾经做过的番茄炒蛋、帮忙按摩过酸痛的胳膊甚至穿过自己大一码的棉T,原来一切早就有迹可循。


要不是太爱我,想必也做不出这种举动。张继科又缓缓吁出一口烟雾,亏我还以为是在单恋。


7


等天空泛起鱼肚白,马龙悠悠转醒。


两人沉默对视,张继科先发制人决定问个明白,没想到马龙揉着脑袋上翘起的呆毛认真解释了一遍。


张继科:“……”


去他妈的从以前就有梦游的症状


马龙还在道歉:“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


张继科麻木地摇头:“原来是这样……没关系。”


但他清楚听见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那是一颗自以为陷入双向暗恋的单纯少男心。


8


张继科低沉了许多天。


他蓄起胡子几天没刮,青色的刺茬衬得脸庞憔悴;清洗衣服的次数也自动减少,换下的衬衫T恤堆满衣篓;嘴边不再哼唱含糊不清的rap,反而插着耳机听凄凉黯淡的粤语歌曲;床头柜上的诗集更是摞了好几层,偶尔看完深受感触,掏出手机发条文艺的微博——


“松树流下的眼泪
凝结成美丽的琥珀
笑是对的
哭也不是错
只是别那么悲伤
泪水毕竟流不成一条河”


他还买了几瓶青岛啤酒放在房间里,可惜酒量不行,喝多以后腿发软,扑通一声从柔软的靠椅滑到地板。


马龙和他朝夕相处,对他的变化是第一时间察觉,偏偏他有时候嘴拙,分明藏了满腔担忧疑惑,却找不出表达的恰当时机,只能在背后干着急。


直到闻声敲开客卧的门,看见张继科瘫在地上的身躯,马龙才惊诧地发现:“你喝多了?”


张继科否认:“没有……没有……”


马龙试图拖起他:“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张继科趁机用力抓住他的手腕,酒意一股脑涌上来,他大着舌头辩解:“你、你不想泡我……”


马龙低头敷衍:“嗯嗯。”


张继科委屈:“可是我想泡你……”


9


马龙一瞬间以为耳朵出现了功能性障碍。


等从不可置信阶段反应过来,他所有的脑细胞立刻超高速活跃运作:张继科果然不是正常的房客!原来他一直在觊觎我!这种告白方式简直差劲死了!要是马上同意这辈子周杰伦蔡依林都不会有同框!


于是马龙坚持了三十秒。


“……那就互相泡泡看呗?”


反正往事随风,周杰伦都结婚生娃了。


10


张继科那天真的喝多了。


以至于马龙回答并且接受他的告白后,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马龙居然也玩过泡泡堂这个游戏嘿嘿嘿”。


11


他们在一起的故事堪称水到渠成。第二天醒来张继科没有赖账,马龙没有翻水,两个人合伙炒了炖饭菜,然后面对面坐在一起,客客气气地宛如最初见面,只不过空气里满是飞舞的粉色泡沫。


马龙:“你吃。”


张继科:“你先吃。”


马龙:“我看你吃。”


张继科:“我也想看你吃。”


马龙:“那咱俩一起吃?”


张继科:“好。”


他们互相夹菜,中间筷子不小心碰到,掉了一块肉在桌面上,马龙小声埋怨:“你看你。”


张继科赶紧低头认错:“我手不稳。”


马龙就笑了,又夹一片肉搁在他碗里。


张继科夸赞:“你对我真好。”


马龙挑眉:“谁叫你先喜欢我呢。”


张继科:“……”


12


即使已经在一起,张继科对前不久做的那场噩梦依然耿耿于怀。


后来他和马龙在客厅用家庭影院看电影,故意因此使坏换下了马龙挑选的复仇者联盟,挑了一部招魂播放。


马龙:“……听着名字就像恐怖片啊。”


张继科打包票:“真的不是。”


结果开场不到十分钟,女人反复的尖叫、突兀而锐利的BGM和恐怖骇人的画面就让马龙捂着耳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张继科在旁边补充:“我觉得这是惊悚片。”


马龙:“……”


张继科低下头咬他耳朵:“你承认我比周杰伦帅我就切电影。”


马龙:“……”


我承认你比小公举更幼稚。


13


他们初次进行不可告人的py交易是在马龙的生日,两个人都有些害羞,尤其是张继科,手微小幅度的抖动,从口袋里摸半天,马龙以为是要掏戒指什么的,结果他拿出了一瓶凡士林。


马龙:“……”


张继科自己都乐了,低头吻住马龙的嘴唇不让他说话。接吻很亲昵,鼻尖相抵,呼出的热气交换,又同时在口腔内部相濡以沫,分享彼此私密的爱意。


一切都水到渠成。


直到马龙喘着粗气问:“……你进来了吗?”


张继科恼羞成怒:“没!呢!!”


14


这会是真的在掏一枚戒指。


他握住马龙柔软的手指,把戒指套上指尖、滑过指骨最后停留在无名指指根,素净的银圈在床头灯的照耀下反射出内敛温和的光芒。


张继科扣住手掌,和马龙十指交握。


两枚配套的银戒依偎着熠熠生辉。


“现在我才要进入你。”


15


生日快乐,认识你真好。


我也是。



FIN


微博诗是汪国真老师的《失恋使我们深刻》。这本来就是一个简单而自娱自乐的故事,没想到会收获这么多喜欢,非常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514)

  1. 柠檬汽水希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让我一个人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