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握瑜

「獒龙」不是童话的童话故事 - 两发完结/小甜饼/上篇

纪翌:

是很奶的很奶的继科和龙仔之间的故事。


-----------------------------------


1.
“崽崽去哪儿啦?你看见崽崽了吗?”壳壳挨个挨个的宿舍找,一打开门师兄从门里走出来,吓了壳壳一跳,立刻严肃地站定了,对师兄说,“教练找崽崽去训练馆。”


师兄端着盆子正准备去洗澡,摇了摇头,说没看见。


壳壳恭敬地送走师兄,又每个每个宿舍喊崽崽的名字。他想起崽崽那张傻兮兮的小脸,刺猬头,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小傻子一样。壳壳正想傻笑,突然眼前冒出教练严肃的脸来,教练眼袋很大,两个拳头握在一起在空中飞舞,壳壳打了个哆嗦。


真是的。壳壳想,崽崽跑去哪里了。


2.
壳壳在床底下找到了崽崽,师兄的床底下,黑咕隆咚的,冒出崽崽的小脸来。壳壳趴在地上往床底下看,崽崽忙不迭地往里面缩。一边缩一边发出抽泣的声音,要不是这声音,壳壳还找不到崽崽呢。


“你怎么啦?”壳壳问。


“呜呜呜。”崽崽回答。


“教练叫你去训练呢,”壳壳皱着眉头说。


“呜呜呜。”崽崽回答。


怎么能不训练呢?壳壳有点生气,伸手去拽崽崽,想把崽崽从床底下拽出来。崽崽缩着身子往后躲,壳壳更生气了,伸直了手臂往床下四处摸索。一不小心抓住了一条毛茸茸的东西,壳壳只当是崽崽的衣服,伸手就往外拽,崽崽发出了一声哀嚎,半个屁股都被壳壳拖了出来。


一条尾巴。


黑白的花色,长在崽崽的屁股后面。此刻被壳壳抓在手里,不安地甩动了几下,却没有挣扎出去。


“尾巴!”壳壳惊喜地叫,“你竟然长着一条猫咪的尾巴!我还以为你会变成一条龙呢!”


崽崽呜咽了一声,哭的更厉害了。


3.
崽崽长出了一条尾巴,不光有一条尾巴,还有两只毛茸茸的耳朵,三角状的,在崽崽头上神经质地摆动了几下。


“你真漂亮啊。”壳壳小声说。


壳壳很稀罕崽崽身上的新物件,伸手去摸,崽崽的耳朵抽动了起来。崽崽哭着扭过头来看壳壳,壳壳赶紧把手缩回来,假装在看别的地方。


“你能别跟我的耳朵聊天吗?”崽崽抽泣着说。


“哦嘿嘿嘿。”壳壳抓了抓脑袋,问崽崽,“你怎么会长出这个啊。”


“我也不知道啊。”崽崽哭着说,尾巴烦躁不安地在身后摆动。


“是不是你昨天吃的动物饼干?我都说了不要乱吃球迷送的东西。”壳壳叫了起来,崽崽扭过来看他,壳壳握了一下自己的拳头,他笃定地说,“因为你吃的是猫的饼干,就长出了猫的尾巴。如果你吃的是大象的饼干,就会长出大象的鼻子。”


崽崽怔怔地看着壳壳,鼻涕一串一串地冒出来。崽崽嚎啕大哭了起来,“可是我,可是我昨天吃猫的饼干以后,也吃了大象的饼干。”


4.
没办法,要先带崽崽去看医生。壳壳想。他盯着崽崽的脸,他喜欢崽崽新长出来的耳朵和尾巴。但是要是崽崽真的长出象鼻子来,他可受不了。


他着迷地看着崽崽的耳朵,白色的,只有顶端有两个可爱的黑色的尖尖。崽崽的耳朵很薄,仿佛耳朵知道壳壳在注意着它一样,它跳动了一下。


“我想去训练。”崽崽说,眼泪像穿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教练说今天早上会教发球。”


“我们先去看医生,看完医生就可以去训练了。”壳壳试着安抚崽崽。


“可是……”


“你想让教练知道你长出了猫耳朵吗!”壳壳凶崽崽,“你想想看,长着尾巴和耳朵。下次教练揪你耳朵的时候,说不能拎着你在空中转圈!”


崽崽瞪着壳壳。


“别急。”壳壳说,“我得想想,我们要去找医生,还是兽医。”


崽崽哭的快要昏厥过去,他甚至哭的发出了一连串响亮的打嗝声。壳壳发愁地想,崽崽什么都好,就是为什么一直哭的停不下来呢。


5.
“我用我爸爸的名字挂的号。”壳壳对崽崽悄声说,他抖了抖手里的病历本,“这样教练就不会发现你长尾巴了。”


壳壳真是好聪明哦。崽崽呆呆地望着壳壳。


崽崽的脑袋上被壳壳带了个帽子,壳壳帮崽崽调整了一下帽子,好让耳朵不要露出来,然后充满信心地对崽崽说,“你放心吧,现在就万无一失了。”


壳壳推开门,带着崽崽走进去。


医生正在写上一份病例,还没有来得及抬头。他一边写一边问,“是张先生吗?”


“是的。”壳壳中气十足地回答道。


医生听见壳壳的声音,抬起头望了望他,又看了看手里的挂号单,“你确定你是张先生吗?39岁的张先生?”


“不是我。”壳壳说。


医生松了一口气,端起茶杯啜了一口茶水。


“是他。”壳壳大力地把崽崽推到自己身前去。


医生噗嗤一口把水都喷了出来。


6.
“医生,崽崽这是怎么了?”壳壳问。医生正在用电筒给崽崽的耳朵做检查,崽崽紧紧地闭着眼睛,表情看上去很紧张。最关键的是,他的尾巴不由自主地绕在壳壳的脖子上,快要把壳壳的脖子勒断了。


壳壳在暴毙之前把崽崽的尾巴从脖子上送下来。医生放下了电筒。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大夫?”壳壳问。


“没有耳螨。”医生严肃地回答,“看上去也没有猫瘟。”


7.
“可能是因为基因变异导致的。”医生说,“也许跟他的返老还童有关系。毕竟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像39岁。”


医生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崽崽,然后他一边问壳壳,一边同情地摇了摇头,“这是你爸爸吗?真是家门不幸。”


8.
“我会给他留一些切片,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医生说,他转过身去,在病例上写,“我们需要3-5天才会有化验结果。”


“那我们可以回家吗?”壳壳问。


“当然。”医生说,但他犹豫了一下,“他也许会在有些方面变得有点像猫。”


“例如呢?”壳壳问。


“他会懒得理你,就像猫一样。”


“这怎么行!”壳壳看着崽崽,仿佛崽崽背叛了他一样,而崽崽仿佛哭的有点困了,他打了个呵欠,而这仿佛预示着壳壳所有不幸的开始,“崽崽怎么能不理我!”


“放心吧。”医生说,“实在不行,我们可以把尾巴割掉。”


把尾巴割掉?壳壳咽了一口口水,他还挺喜欢崽崽的尾巴呢。

评论

热度(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