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握瑜

[科科环游世界迪拜篇]夜空星海

山远淡失巅:

 


-9k字一发完,獒龙开车预警,泥石流OOC不是谦虚,也不是现实向不要当真


-这是环游世界系列最早的脑洞,早于所有,鼓起勇气写出来,第一次用龙第一视角写,对我来说难度特别大,接受批评,乐意修改


-老奶李小妹妹 @老李飞刀 的提前生贺,祝你学业进步,前程似锦


 


 


 


 


时间点设置在2015年乒乓球世界杯团体赛后


 


 


 


 


 


很多年过去了,马龙仍然会回想起张继科带他去看青岛夜空下灿烂星海的那个遥远的夏天。那时的青岛,海还干净,夜风吹过来有鱼腥味,风中的张继科仍是少年,笑起来稚气十足,没有光都闪亮得晃眼,巨大的生命洪流尚未涌起,一切都还是通透,清爽,骄傲的样子。




 


 


不单秦志戬,好多亲友都私底下跟马龙说过:如果没有张继科,你能少吃很多苦。


马龙面无表情地听,木然地仿佛话根本没进耳朵。二十来岁,他经历的事情不算少了,马龙是个实在的人,人生艰难,没有如果,亲友心疼自己的话听了就听了,没必要放进心里自找压抑。


横空出世的孙猴子哪尊神佛都意料不到,在马龙这里,就好比手心无端端扎了一枚刺,初初毫无感觉,过后嵌入血肉,时不时就生出隐痛。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打球不比谈恋爱能爱恨分明,拎着球拍站在赛场上,惨白的灯光打下来能让灵魂失忆,输赢之间人会恨到忘记前一晚把对方抱得有多紧。马龙当然不能当着众人抱头痛哭,就只能隐忍着情绪,让张继科这枚利刺逆着血管,接近脆弱的心脏表皮。


 


迪拜的风还是一样,沙漠的热气和海洋的湿气混合在一起,吹在脸上又干又湿不利于皮肤。马龙走在队伍最后面,阿拉伯集市人流挤挤,他后面还有两个工作人员扛着机器,远远地听得到队伍前头的许昕和樊振东在笑。


刚打完世界杯团体赛,成绩圆满,但马龙半决赛开始就没上场,对这个手到擒来的冠军没太多感觉,甚至觉得自己前几轮也表现平平。前面丁宁和刘诗雯停下步伐在挑古色古香的阿拉伯饰品,谈笑都毫无压力,马龙就越过了她们,跟上男队的步伐。


他一路走一路想,两年前在迪拜没有什么太好的回忆,赢了当时的新晋大满贯张继科却倒在许昕面前,把巡回赛总冠军拱手让人。马龙看着许昕的背影,有点羡慕这个师弟。许昕是个爽朗的人,人爽朗,球也爽朗,赢了很高兴,输了就再来,明明只比自己小一岁,却好像多了十几年的胸襟。


马龙用食指去抠拇指褪起的皮,他听朋友说过每个人都有一些心理疾病,大部分不碍事,所以他觉得自己应该也没问题,这种一想起输过的一场比赛,就连带着回忆起输过的几十场比赛的病。


他站在2015年的迪拜街头,想起两年前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他在这里输给许昕,接着就是举世闻名的世乒赛三负王皓,球馆外的痛哭流涕到现在再想起已经觉得不过如此,王皓在年前退役,还有人为他叫好,说终于熬到克星退役,他的路就能顺利一点。马龙想到这里就无奈地笑,到底是不够圆满,时间过了,有些想要的东西就注定永远都得不到,但他也不能怎么办,这就是命。况且球场上从来不缺对手,能把他打趴下的不止王皓,从始至终都还有一个张继科让他痛。


爱的是他,恨的也是他,杜塞尔多夫是梦魇中翻来覆去走不出去的漩涡,沮丧至此,已经怀疑站在球场上的意义,对谁都被打成筛子。只是泪流再多也没有用,他还得站直了,继续坚持下去,困在梦魇中几个月,任由那根刺扎进了心脏里,血淋淋的,要取出来估计得花上半身性命。


 


鼻尖闻到一阵奇异的香,马龙一侧头就看到了张继科,穿了一身黑的男人站在阿拉伯香料店里,低着头跟中东老板说话,掌心一捧矢车菊。


马龙走了过去,自然而然挨上张继科肩头,看人在几堆香料里摸来摸去。


随行的翻译过来给他俩科普,鼠尾草、迷迭香、牛至叶、海索草、百里香轮流试味,马龙对什么东西都有兴趣,正好想转移一下注意力,放松心情,就凑上前去。


张继科手指上沾了滴香油,自己闻完就伸到马龙面前,马龙赶紧握住张继科手腕,看了眼晶莹剔透的香油才小心翼翼闻了一下。


刚想评价,就听到翻译笑着说:“这是肉桂精油,天然的催情剂。”


尴尬地笑,三个大男人挤在狭小的香料店里挺热,马龙就说先出去,追上大队伍。


 


下午坐船渡过迪拜河,喧闹的人声终于让马龙不再想着乒乓球,身心都放松下来。等进了沙漠,玩心更起,跟许昕一起怼方博这种事都参与。


张继科很酷,一身黑又带着墨镜,坐在最前排,侧着头看窗外大漠连天。


脚踩在沙子上很舒服,阿拉伯的沙漠在夕阳下居然让人感觉很温情。马龙本来跟许昕站在一起,看着骆驼被牵过来,骆驼的叫声令人发笑,但马龙笑着转头却撞进了张继科怀里。


最后他还是和张继科坐在同一匹骆驼上,从同一个角度看中东的夕阳西下。


张继科坐在他后面,低沉的声线就响起在耳畔:“老早就想在沙漠里骑骆驼了。”


马龙没说什么,他老往前,双腿之间命根子都挨上抓住的扶手,想离张继科紧贴在自己背部的胸口远点,别让人看见。


张继科又低头说了个关于骆驼和马的荤段子,马龙笑得很生硬,往前蹭再多也是白费,张继科装颠簸一“哎哟”,手往他腰上一抓,身体就又贴紧。


马龙沿河西走廊看过大漠,壮阔的风景会让人心旷神怡,但此时此刻身处中东大漠,他却只觉得身热难耐,下骆驼犹如解放,不用再小心翼翼。


有点起风,工作人员在摆乒乓球台,百无聊赖的许昕居然蹲着抓了把沙子,朝方博鞋子那儿扔。


一群人看着两人闹,马龙撩了下被风吹乱的刘海,一整天下来发胶已经没用了,风一吹就变形,梳着梳着就听到张继科的声音笑笑的,从背后响起:“龙,你还记得那次在青岛的海滩吗?我往你衣服里扔了一大把沙子那次。”


马龙也微笑,冷漠又温情的语气:“再来一次我肯定直接把你扔海里。”


他当然记得,那是他口腹里的一勺蜜,下十几年的绵绵雨都浇不掉的心火,恨到痛哭流涕也抠不掉的烙印,当张继科带他去看青岛海边的夜空星海。


张继科继续说:“我估计沙漠里星星也肯定多,晚上的沙漠不就跟海一样吗?”


乒乓球桌摆好了,马龙没再理张继科,自顾自朝球台走过去。


沙漠里打乒乓球也是难得的经历,方圆百里只有风声和乒乓,他们玩得尽兴,风吹到脸上还有沙粒擦过的粗粝感。


不再刺眼的太阳就在张继科背后,马龙看着张继科的笑颜移不开眼,岁月在张继科脸上留下了痕迹,但二十七岁的男人仍然帅得晃眼,叫他一看就想起十多年前站在青岛夜空星海里的骄傲少年。


 


晚上回帆船酒店,马龙不是第一次住了,却仍然新鲜,水族馆比两年前还多鱼,自助餐也吃得很舒适。


吃完了就翻酒店指引,发现电影院在放新上映的博物馆奇妙夜3,马龙本来挺想看,但张继科说要直接回去洗澡,许昕拉着方博说要回房打桌球,樊振东很乖,说龙队我也想陪你去但是英文字幕我看不懂啊,马龙才反应过来,于是兴致恹恹,一群人吃完饭就散了。


马龙回房之后就摊在沙发上,东西也不收拾,跟父母视频了十分钟,然后就拿着酒店配备的18k金外壳iPad玩游戏。


玩了一会儿门铃声就来了。


打开门,一身黑的张继科一只手插着兜,一只夹着烟,还耷拉着漂亮的桃花眼,说:“许昕问你去不去打桌球?”


马龙没什么表情,挺想问许昕叫我怎么让你来,你这老腰打个屁的桌球啊,但怼人的话没出口,马龙转身回房的动作很潇洒,飘了一句:“不去。”


张继科自然而然就走进去,关上门。


马龙又躺回去,继续玩游戏。


张继科在两层的房间里走来走去,还指指点点:“不如我那里啊。我房间对着海,大落地窗。结构也比这儿好。有个七层的酒柜,里面全是特级红酒。”


他走到沙发前,马龙目不转睛盯着iPad,腿架在沙发扶手上,脚就露在外面,于是张继科拿腿去撞人脚,继续说:“不过最好的是,我那儿床上的天花板是一面大镜子。”


马龙抬眼瞟了眼张继科,人的意思一目了然,毫不掩饰,但马龙在犹豫,手指在屏幕上划来划去,游戏关了一个又开一个,还是没开口。


他俩全锦赛之后吵了一架,不过也不算吵架,因为只有张继科在骂,而马龙以沉默回击。马龙不太搭理人,之后虽然张继科主动凑上来好几次了,关系还是半冷不热的。其实他也不想这样,只不过对着人就止不住地难受,这是很微妙的感觉,一时半会找不到解决的办法,马龙讨厌自己分不清公私,恨不得直接跟张继科说我这么麻烦你干脆甩了我算了。


张继科见人没反应,撅着嘴去摸马龙的脚背。


马龙一下缩起来了,一秒坐立。他看到张继科撅嘴了,这人一般在干了坏事儿之后摆这个表情,有点委屈和讨好的意思,现在撅得老高,是委屈上天了。再不理他估计就要尥蹶子。


马龙觉得这么下去不是事儿,现在团体赛打完了,绷紧的弦松开,张继科憋了一整天了,再拖到回国也不一定是好事儿,还是好好聊聊吧,于是把pad一扔,硬着头皮说:“那走吧。”


 


马龙想好好聊聊,但张继科明显只想好好搞搞。


一进门就被死死锁住手腕,压在门上亲,马龙没反抗,亲就亲吧。舌吻了一阵,人满意了才放开,张继科转身走进卧室,马龙进去的时候刚才一身黑的男人全身已经只剩一条黑色CK内裤了。


马龙连忙说:“咱俩先聊聊。”


张继科说:“咱俩先洗澡。”


马龙坚持:“先聊聊不行吗?”


张继科走向马龙:“边洗边聊。”


马龙心说脱光了聊个屁啊,但张继科已经走到他面前抿紧了嘴,有点凶狠的意思,上手抓紧他的皮带,作势要扒裤子,所以马龙只能说:“行行行我自己来,你先去放水。”


他顺着人来还能边洗边聊,不顺着人估计能成边洗边做。


张继科挑了一下眉说:“早就放好了。”


马龙无话可说。


 


马龙仔细思考过,他跟张继科怎么就能搅在一起十几年还不腻。这个问题他比较想问张继科,毕竟张继科长得比较帅,成绩也比他好。年少时滚到一起,还能被子一兜头,羞着当逞一时之快,只是人是食髓知味的动物,盘根错节的心绪年复一年长成密密麻麻的森林,囫囵的潮水逐渐退去,漫长的岁月熬过,他们回过头去看,才发现一切的源头叫爱。


但是算到如今,爱也爱了好些年,张继科已经有了成绩,有了底气,世人对他的赞美和爱意铺天盖地,马龙时时刻刻都准备好了启动张继科抽身离开时的自我保护,却没想到伦敦过后张继科越发——好听点叫依赖,难听点叫纠缠——自己。以至于马龙觉得自己出现了感知失控,无法将赛场上凶狠的张继科和私底下情意绵绵的张继科重合到一起。他怀疑张继科对自己的感情也是极端,爱恨交织,越爱越恨,球场上对上谁都不如对着自己的时候打得狠。


为什么用“也是”?


马龙跨进浴缸,水立马漫出来,坐下去,暖意升起。因为杜塞尔多夫以来,张继科在悬崖上推了他一把,让马龙敢坦荡地承认——张继科这个人让他恨得咬牙切齿。


对面坐着的男人大剌剌瘫着,豪华浴缸装两个人绰绰有余到肢体完全不用接触,马龙在角落坐下,眼角却不可控地瞟到张继科大张的腿间漂流的毛发。


他俩有一阵没搞了,世界杯回来之后张继科腰就不行了,马龙状态不好也不搭理人,算起来有小半年没滚过床,铁枪都该长出锈来。


张继科突然睁开眼说:“聊啥?”


马龙别别扭扭,幸好有水汽看不真切对方的表情,不太利索地吐出一句:“我可能没法面对你。”


张继科顿了两秒才说:“什么意思?”


马龙觉得张继科语气有点冷,但是冷也得继续说:“就是看着你就膈应。”


隔着水汽马龙都觉着张继科脸变黑了,赶紧补救:“我说重了,不是膈应,就是……就是老对着一个死对头的感觉,看到你就老想着打不过你,心里难受。”


张继科脸色缓和了一点,说:“咱俩以前不也这样?”


马龙想了想,又是这样,但又不是这样,说出来的是:“现在特别难受。”


张继科好像笑了,语气轻飘飘的:“就这破事儿让你跟我冷战那么久?那我以前比你差多了,对着你还特别难受呢。”


马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原来张继科说的是两个人,张继科是他的死对头,他也是张继科的死对头,回忆起来,从省队打回来、长期陪练、不受重视的张继科对着他也应该是特别难受吧?马龙心里像凭空冒出来一堆小蚂蚁,悄无声息在吸他的血。


马龙试探性地说:“你以前是不是可讨厌我了?”


张继科已经闭上了眼睛,在享受的样子:“我现在也可讨厌你了。”


马龙:“……


张继科跟个小孩子一样,有时候话多,有时候话少,有时候嘴甜出蜜来,有时候又能怼着就不好好说。马龙觉得自己好像知道张继科意思了,但又不太确定。


张继科突然起身凑过来,跪爬过来的动作带着水纹一层一层推向马龙,张继科看着马龙眼睛,笑着说的:“我开玩笑的,我老喜欢你了。”


马龙脸都红了,肯定是被热水熏的。他俩不常说这种话,喜欢和爱,一年到头说不了两次,大老爷们都好面儿,而且有些话不用说都心照不宣。


马龙没推开张继科,比他身型高大的男人头枕在他的肩膀上,有点小心翼翼的样子,马龙没办法,只能张开左手把人搂着,张继科就缩在他身边,姿势特别奇怪,亲密又畸形。


马龙说:“打球的时候,特别讨厌你。”


张继科接话很快,好像听到的都在意料之中:“我打球的时候也当你是仇人。”


马龙继续:“现在不打球都觉得讨厌你。”


张继科:“……”


马龙猜测人可能有点受伤,他老把握不好说话的尺度。


于是马龙说:“是我做的不对。”


张继科声音闷闷的:“没事儿。”


一时静默,只有水汽仍在升起,两个人都在想自己的心事。


马龙问:“腰疼吗?”张继科半决赛开始就单双打齐上,腰早就有反应了,只不过为了去里约,腰打断也能不吭声。


张继科没直接回答,话在心口滚了几滚,斟酌万千才说:“疼死我了。”


他侧了侧头,找好角度在马龙肩膀上咬了一口,留下个牙印又轻轻舔,有点狠,又温柔。


马龙低头玩张继科放在自己大腿上的右手,十指交缠,他说:“待会给你按摩。”


然后就传来张继科意味不明的一声嗯,不用看马龙都知道张继科肯定笑得脸都皱成核桃。基本上马龙这么说就意味着结束冷战了,没有大动干戈,没有死去活来,呆在温水里人始终温暖,疼也暖。


 


张继科先去淋浴头下洗头洗澡,马龙就坐在浴缸里看着人。当初是这具身体让少年时代的他饱受情欲的煎熬,现在也是这个人让他痛苦到深夜不能入眠,爱的是他,恨的也是他,曾经只有站在球场上会觉得人讨厌,时至今日梦魇几乎形影不离,张继科就是他生死攸关的命门,血肉脆弱,化不了利刺的锋芒,再爱也痊愈不了,但是痊愈不了也拔不出来。


马龙开始觉得可能自己再也摆脱不了这枚刺了,打球不是伤感情,是让爱里掺杂进恨,让恨缠绵,让爱深刻,他的痛苦和欢愉都是张继科,天堂和地狱里来回穿梭,上一秒想对着张继科的胸口扎一刀,下一秒又想把人揉进怀里化作肋骨。说到底他还是离不了张继科,看到人会疼,但要是不看到人,肯定更疼。




一起飞吧飞吧


https://zine.la/article/838ad968e79e11e6a68452540d79d783/






醒来的时候万物俱寂,马龙在黑暗中撑起身体,腰酸得坐不起,但知道张继科已经给他做过清洗。


打火机的声音突然响起,马龙吓得猛一转头,就看到落地窗前的沙发里、叼着烟的张继科望向自己。


马龙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张继科就坐在那里,背后是翻滚的黑色大海,烟味是颓废的气息,房间里香薰的味道荡然无存,好像晚上疾风骤雨般的性爱是梦境。


张继科说:“马龙,今晚没星星。”


一股悲怆涌起,马龙听得到外面海潮的声音,跟他的血液流动应该是同一种频率。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张继科,悲伤是两个人的,潮涌潮落,黑夜茫茫,乌云滚动,星辰隐没,前路没有方向。


他只能说:“继科儿,我们去里约再升一次国旗吧。”


张继科说:“马龙,马龙。”


马龙没有说话。


张继科说的最后一句是:“马龙,我还爱你。”


 


马龙躺在张继科身边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们还是少年模样,从省队回来的张继科沉默寡言,漂亮又隐忍,像一支利箭,唯独在他面前还能笑得稚气横生。马龙说要带张继科去看世界大赛上升起的五星红旗,张继科说要带马龙去看青岛最漂亮的夜空和海景。那时的他们骄傲地勇气像骨头横亘在生命里。


 


张继科睡得不太安稳,梦里都皱着眉头。


马龙本来想用手去把人眉头松开,最后还是蹲下身,亲了亲张继科的眉头。


张继科睁开了眼。


马龙说:“继科儿,我带你去看海。”


他好像在梦中被马龙带出了酒店,走到了沙滩,不知道人是不是还在迪拜,但的确看到了巨大的帆船立在海上,白色的沙滩像青岛,又不像,因为前面的马龙已经不是少年模样。


临近破晓,海潮还翻滚,又不够力气,拍在岸上作最后的挣扎。风已经涌起,乌云越来越稀薄,漏下来洒在海面的好多光。


张继科望着海面,那里宽广无边得好像能通往全世界,星辰和大海让人志存高远,他爱壮阔的风景就好像他爱了马龙好多年,久到爱他成了习惯。他沿着马龙的脚印走,抬头看前面走的男人,看他的背已经很宽广,扛得起五星红旗的重量,输球了也不会再哭,壁立千仞,他是中国的队长。


张继科的眼中只有马龙,他十年如一日地信任马龙,仿佛生活本来就该这样。然后他眼中的人转了身,朝向他,风吹乱了刘海,笑起来却还是令人心动的模样。


马龙指着远处说:“继科儿,看,夜空星海。”


张继科转过头,海面上波光粼粼,乌云散开,明亮却不耀眼的星辰钉在夜空上。星辰就在那里,好像亘古不移,张继科顺着乌云散开的痕迹,去追寻每一颗崭露出来的星星的足迹,他看不到银河,却隐隐约约觉得每一颗星都指引着一条流动的痕迹。那条痕迹通向哪里?——风吹开遮蔽的乌云,一个火热的星球出现在海平线上。


破晓时长空万里,夜还纠缠着黎明,海面倒映晨星。张继科回过了头,他知道自己不用再继续看下去,再过不久他就能牵着马龙的手回去睡个回笼觉,而他们的背后,月落日升,万丈光明。


 


Fin.





评论

热度(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