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握瑜

【獒龙/杀团】《般若歌》短sui评xiang

宋生弹琴吕生下棋:

写得比我好。


笔芯。


青梅醅雪:



五章几乎是跪着读完的


是我心中的獒龙,浅尝辄止


文评是真·想到哪儿写到哪儿·随想,不长,非剧情向,水平太差评不出啥东西,伪意识流还偶尔不说人话,希望各位高抬贵手😂


獒龙杀团多说了两句,私心表示杀哥哥的设定简直太心水了


困懵了,没准醒过来就觉得写成辣鸡删掉了


↑然而还是老老实实把杀团线补上了【口嫌体正直】


总之欢迎批评指正😊
【下条发渣字,科诗人的大作,超喜欢/花痴】


===============


云中、雁门关、朔州。


边角声早已消弭入浮世烟尘,曾经“惊沙乱海日,飞雪迷胡天”的苍凉,如今也只留下千百年间悲歌燕赵的白骨哀声。


长烟落日孤城闭。河套千年辽阔丰饶覆于兵戈黄土之下,如今苍茫的黄土台塬上只孤零地剩下一座城,城中的人为了热血的誓盟甘愿付出整个人生。


文死谏,武死战。是愚忠,是信仰。


黄云蔽千里,庙堂无清明。孔知章隐退保身,刘知章忍辱承志;朝堂相偷生守诺,飞觞帅死战履信;游侠御使、狂将仁僧,为情为义、皆继师门。文武将相,行奉上之业,秉贞信之心。


只溯源于二三信仰,却拼凑出家国天下。


——————————


马龙不是个纯粹的僧。


佛门清净地不绝红尘情愫,偏生问俗启门折去了一支姑苏的娇蕊,问孤苦行却早就因总角竹马而情根深种。


皆是孽,皆是缘。


止门出于宦道,又如何斩得断俗世心肠。乱世自有英雄,注定了他不会是个安居象牙塔中两脚离地一心修仙的痴僧。酒肉自在穿肠,修行自需苦渡,虽有佛前悟道通透,却仍难解情欲魇魔。


张继科不是个实在的将。


狂将本该为率侠。朝堂上的弯弯绕缠不住谋臣与侠士,前者遍识风物洞若观火,后者不解个中快刀斩麻。生死贵贱不过命,年少情事往而深。


率侠自无惧,肝胆洗刀霜。


自古有谶语,以为情丝牵绊了枭雄,美人消磨了英雄,世间皆难免俗。故,有他南征北战寻访寺门,寻遍天下只为初衷。衷情难诉,亦要踏破铁鞋走遍海角天涯。


——————————


宋末出陇右,为冗弱正名。对比之下,征战百年,幽云雁门却仍在梦中,如前朝一般不度春风。曾几何时春风羸弱,也好过如今荡然无风。


持节云中,去的也只是辽金治下的夷狄蛮荒。纵使冯唐仍在、李广镇疆,却也苍颜白发、老故难封。


而今,节鉞孤伫朔地,拼死一战,只为文武双璧歃血誓盟,内决外断、守着前辈呕心沥血要守的大宋江山。


他们是大宋最闪耀的少年英才。


重文轻武的朝局注定了国家有心挥师复中原终不免铩羽而还。王朝的骄阳逐渐西沉,在沉没于黑暗之前,前有王荆公后出刺客道,为昏沉的帝国前景点亮依稀引路的星辰。


陈玘驻于疆场,持一柄长枪,引万声奔雷,于无声处踏马横空出世,少年扬名与左迁云中的浮沉磨不去骨子里的血气方刚。孤零零一道关,将帅为江山浴血搏杀,又怎知不是为着朝堂羸弱的少年拼出一线短暂安康。


王皓守于朝堂,承吴师之学,继刘孔之职,于官场摸爬滚打十数年,才获得了能与前辈一同为天下赤胆忠良撑起一片天地。三千里山河远,文士为宋祚南渡卫主,又何尝不是盼着疆场俊朗的儿郎何日安然衣锦还乡。


只有彼此,才记得昔年春风得意赏尽汴梁风光时的憨顽率真。


长亭别离,又怎知易水萧萧西风冷,寒风卷衣衫,马蹄踏歌向北去,不曾想,一别永诀。


昨日走马嬉游,皆是心怀壮志的踌躇英杰。今日山河破碎,皆是大厦倾时的砥柱中流。无忧年少的时光,随万事皆哀湮灭于浮尘,涅槃而生的,是家国胸襟的豪情万丈。


云中少帅,迎风沙飞扬守北疆大患;东京弱相,屈权奸之下谋一路存亡。


靖康耻恨难消。叩土俯首问,何人挂念李陵碑?千年前,只道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首万里,故人长绝。千年后,只见将士化白骨,少年英雄已作古。


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


双璧成玦。


回望霁月霜映雪,空对西风数去鸦。曾记昔年剑眉星目、朗月清风,消融青冢渺龙沙。


朔州既溅血,汴州何苟生。


望尽余生残梦醒,谁共我,醉明月?


——————————


寒云带飞雪。


六出花又开,纷扬了世间浮华。


啑血心不回。雁门山边骨成灰。


又一年冬。


评论

热度(99)

  1. 南握瑜宋生弹琴吕生下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