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握瑜

【獒龙主/全员】将军令 21

流苏: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第十四章  前尘  上


 


“如果你们不想脏了自己的手,就拿走那个瓷瓶吧。没有它,我也活不过七天。”


 


说完这句之后,许昕闭上了双眼,仿佛已豁出一切,等待着那二人的最终裁决。


 


几个人一时都没有说话,只有沉滞压抑的气息盘亘在他们中间。


 


许久之后,才听马龙沉沉叹了口气,嘎声道:


 


“他们步在青山门里的棋子,除了你之外,尚有何人?”


 


许昕摇摇头,低声惨笑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步下的棋子绝不仅有我一个。那个阁主,善毒药,也善操蛊之术。我想,‘棋子’之中,除了我这样被毒药控制的,也有人受制于蛊毒,并不能决定自己的行为。如果遇上这样的,还请师兄与继科对他们网开一面……”


 


“别说了!”张继科突然出声,有些粗暴地打断了许昕的低语。他大步走上去,一把抓起许昕垂在身侧,一直紧紧拽住的拳头,叱声道:


 


“松开!”


 


许昕一怔,睁眼看着紧皱着眉头的张继科,读出他脸上毫不掩饰的担忧。


 


这种时候了,还在担心他这个叛徒吗?


 


许昕慢慢笑一声,将手心翻转过来,向着张继科摊开了。


 


他的手心里,竟紧握着数十枚银针,因为太过用力的关系,银针的尖头已经深深扎进手心,带出一片触目惊心的血光。


 


“这是?”


 


“这就是那‘阁主’仿制的暴雨梨花针。”许昕低声道,“这种针的材质极其特别,射出之后,入土即没,入血即化,让人找不到任何的痕迹。”


 


“但若以内力或机括发出,仍能伤人于无形。”马龙慢慢点头道,“原来这就是‘暴雨梨花针’的真相。”


 


张继科长长出一口气,看向许昕的眼里有一丝痛楚:


 


“这是刚才那个假扮‘秦志戬’的人给你的?让你趁我和马龙交手之际偷袭我们?然而你却……”


 


“好了继科。”马龙有些突兀地出声,打断了张继科有些激动地追问,他慢慢抬头,看了一眼许昕后,对张继科轻声道:


 


“我们不能继续再这里浪费时间。快走吧。”


 


他背过身去,停一停,仿佛是对着空气说道:“我们在东辽等你。”随后迈动步伐,自顾自先走开了。


 


张继科叹了口气,突然伸手,揽住了许昕的肩膀。


 


许昕整个人蓦然僵住,左手一抖,全部的银针都掉落下来,钻进土里消失了痕迹。在他不知该作何反应之时,就听张继科在耳边沉声道:


 


“兄弟,多保重。我们东辽再见。”


 


也不管这句兄弟在许昕心中激起着怎样的滔天巨浪,张继科随即站起身,运起身法,朝着马龙的背影追去了。


 


许昕怔怔地坐在地上,良久之后,想要扯出一个笑容,却最终只能将脸颊埋入双手,在一片寂静的晨曦里,痛哭失声。


 


+++++++++++++++++++++++


 


几个起落之后,张继科就已追上了有意在等他的马龙。两人对视一眼,却都只能沉滞地叹出一口气来。


 


良久之后,张继科还是先开启了话头:“不是他。”


 


马龙轻吁一口气道:“你确定?”


 


张继科叹道:“他的确是传了不少的消息……秦师傅的性情,习惯,武功来路等,没有他的消息,绝不可能模仿得几欲乱真。但是,如果我所料无差,在三年前,我被暴雨梨花针所伤之后,许昕便察觉到了什么。之后再送出的消息,就真真假假,难以分辨,且绝非再是青山众人的行踪了。”


 


“无错。”马龙也点头道,“虽然你并未告诉过我们师尊送你磐郢的事实,但那把剑莫名失了去向,你们又多少在言语中透露些许。如果许昕有心,一定能够察觉。他却并未将这个消息传送出去……”


 


“所以这次,我们在西河遇险,也定然与许昕无关。但那又会是谁?”


 


“或许是一个,又或许还有更多。许昕……他只是一直对你心中有愧,所以才一心求死吧。”


 


马龙摇摇头,目光突然飘向了身侧的张继科,而张继科也正好在看他。两人的目光一触,仿佛有些尴尬般挪开了,半晌之后,却又忍不住同时开口道:


 


“你的伤……”“你的伤……”


 


一模一样的话刚问出口,两人都忍不住笑起来,从再见开始的沉闷压抑气氛总算被缓解不少。张继科摸摸鼻子,有些悻悻地道:


 


“方才你那样子也太吓人,跟头发怒的狮子似的……我还以为你真想把我压在地上胖揍一顿……”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真想。”马龙瞪他一眼:“是我被你吓死了好吗?看到倾城剑的那一刻,感觉心都要停跳了……”磐郢被藏回了后背,马龙瞥一眼张继科空空荡荡的右手,低声道:


 


“都说剑在人在,剑亡……”他的喉头仿佛突然被哽住,只得匆匆撇开眼,有些慌乱地掩饰着突如其来般的情绪。


 


张继科怔怔看着他泛红的眼圈,突然低声笑起来,声音里有了点讨好的意味:


 


“那会我确实是没有办法……如果不和怡宁姐演那场戏,丁宁……会有危险吧?”


 


“丁宁?”马龙的注意力果然如张继科所愿的被转移开了。他皱眉道:“丁宁又是什么情况?”


 


“现在还说不好。也许就像方才许昕说的,是被蛊毒控制也说不定。”张继科沉沉叹一口气,看向马龙道:


 


“这个劳什子阁主还真是用心良苦,他们布局这么多年,联络各大武林门派,甚至勾结外族袭击我青山门,究竟所为何事?掌门可有告诉些你什么?”


 


马龙摇头道:“刘掌门并未多说,只说这人乃十年前盛极一时的凌烟阁之主,也是他曾经的结拜兄弟……”



评论

热度(10)

  1. 南握瑜流苏 转载了此文字